<menu id="s4cy4"></menu>
  • 歡迎您光臨消防知識網,如有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

    手藝人郭海博

    作者:消防知識網
    文章來源:本站

      手藝人郭海博南翔

      原發《作品》2019年第1期

      左為郭海博、右為南翔

      一

      認識郭海博,是一個偶然。

      2018年5月召開的深圳文博會,我趕去見一個外地來的朋友,路過會展中心1號館的河北省展位,但見一位著深綠色短袖工裝、留一頭較長黑發、戴著眼鏡的師傅正埋頭敲鐵板,周邊簇擁著的詢問者、拍照者,既有觀光客,也有報社記者。遂好奇這樣一位有藝術范的師傅帶點兒行為藝術的表演,趨前觀看。但見一塊深灰色的鐵板在他的敲打下,凹凸有致,人物輪廓宛然而現。他的身后張掛著幾幅鐵板作品,或暮色沉靜的原野,或姿態悠然的魚鳥,要么相向默然的老人,要么天真未鑿的孩童……待眾漸散去,我與之搭訕,方知他從事的藝術叫浮雕,主要材質為鐵板(亦可用銅板及其他),故稱鐵板浮雕。再聊,得知這個省級非遺項目,往上并未有誰傳承給他,是由他及兄弟肇其始,再往下傳承的。簡言之,他就是省里這個項目的“鼻祖”。

      雪山腳下兄弟情

      見到了項目開創者(或者開創者之一)的非遺傳承,為我此前采訪所未見,于是一方面請他邊敲邊講解,一邊約定第二天晚上去酒店做深入采訪。

      第二天晚上如約來到比鄰羅湖火車站的富臨酒店,他與妻子郭榮已在房間等候。一旦打開話匣子,他的帶著金屬質感的男中音,是一口標準的普通話,清晰悅耳。

      出生于1962年的郭海博領悟、尋覓并最終走上鐵板浮雕這一行,與他生長的特定年代及其家庭背景有關。

      說起來,他還算是一個“革干”多子女家庭的后代。郭海博的祖籍是山西省渾源縣神溪村,那個位于北岳恒山腳下的鄉村,山清水秀,民風淳厚。父親那一輩得開明奶奶的愛憐,都上了新學,惜乎父親上中學之時,正值東三省為日軍侵占,父親滿腦子的抗日救亡思想,不愿意當亡國奴。初中畢業,不愿再去找尋一張安靜的書桌,于1936年考入了晉綏軍軍官學校,并參加了中共的外圍組織“犧盟會”。1937年10月,父親以見習排長的身份參加了忻口戰役。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因國防需要,父親在北京工業學院又讀了五年大學,所學專業是“火炮引信”——這也應是特定時代的專業,現在應為引信專業,更準確的名稱是:探測制導與控制技術專業。父親畢業之后,先是被組織上派往太原,后又調入張家口,在某軍工廠擔任廠長兼總工程師職務。

      如果郭海博的人生之旅是按照父親的路子走下來,不說蔭庇連廊,亦可期一帆風順。可是歷史的風雨在幾乎傾覆了郭父這條原本順風順水的畫舫的同時,連帶著把枝葉尚未盡展的郭家兄妹打得東倒西歪,幾乎夭折。那是郭父調往張家口的三線工廠137廠兩年之后,“文革”風暴席卷全國,過來人的歷史哪里有那么“清白”,大多摻和了更為蕪雜的底色,譬如全稱為山西犧牲救國同盟會,簡稱“犧盟會”的組織,現據百度百科:“于1936年9月18日在太原成立。犧盟會是山西地方政權與合作的產物,最終被中共取得了控制權,與閻錫山分道揚鑣。”雖然早年參加抗日,生死以赴,仍因百口莫辯的某些人生關節,在一次接一次的政治運動中,盯牢在被審席上。遭遇那一場“史無前例”的運動,父親更是九死一生,他被廠里的“造反派”揪斗,廠里貼滿他的大字報——郭良(郭父)不投降,就叫他滅亡。問題是“投降”了又如何?當你即使絞盡腦汁地臆造,也虛構不出對方要你交代的問題,被反復鞭打就是唯一的“宿命”——一次又一次沒頭沒腦揮鞭抽下的,不是羊鞭,不是馬鞭,也不是繩鞭、麻鞭……是鋼絲鞭!細如麻線的鋼絲一股一股攪成團抽向肉身,驚起的不僅是騰然而起的鞭響,還有慘非人聲的痛號。事后回想,眼前是一片黑暗,腦子里是一片混沌,只有撕心裂肺的疼痛為充盈這個傾覆了的世界唯一的感覺。父親后來不忍回憶的細節是,那些平素熟悉的同事一旦戴了紅袖套之后,全成了陌生人,他們圍站一圈,很快拉了燈。一鞭一鞭地抽打下來,除了狼一樣的喘息,你根本不知道誰打的!

      父親不僅被打得遍體鱗傷,且被打斷六根肋骨。附近所在的沙嶺子醫院受命不接治,后來聽人的偏方,在墻根與磚下尋找潮蟲食用,據說有利骨頭愈合。至于再后父親承受折磨性的勞動改造,譬如讓他干活濕透,強迫在外面凍硬,再叫回暖屋化冰成水,往返以復,終于折磨成了嚴重的肺心病。

      1968年才上小學一年級的郭海博成長在這樣的環境——從小就沒人叫他的名字,叫他“小郭良”,“小叛徒”,害怕外出,害怕見人,性情日漸沉默。喜繪畫的二哥拿了一疊小人書(連環畫),對弟弟說:你也照著這些“小人書”學習畫畫吧!如同一塊石頭下冒出頭來的幼芽,也就是從那時起,郭海博對繪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畫畫的啟蒙老師,就是他的二哥。

      丑娃

      二

      在采訪郭海博的過程中,他多次強調,鐵板浮雕的基礎就是畫畫,當然,遠不止畫畫。

      郭海博上小學之后,參加了學校的美術組。因為畫作超出一般的同學,有幾張畫還被選送到張家口市文化宮參加美展,這對他未來的興趣走向,是一個不小的誘發。說實在的,父親所事專業,決定了他只能在“三線”工廠效力,“三線”廠子尤其兵工廠,按那個年代的戰備要求,只能深藏在交通不便的山溝里,職工住的是“干打壘”(簡易宿舍),孩子上學也只能是廠礦子弟學校。視野受限,一股因精神饑渴而按捺不住的求知愿望,像路邊的野菊花一樣蓬勃向陽。恰逢其時的是,20世紀70年代中后期,他脫離了“子弟學校”來到涉縣索堡中學念高中。高中是一個少年向青年的蛻變,蛻變的不僅有軀體,還有精神。那是一個新舊嬗變、吁請思想解放的年代,學校的板報多出自郭海博的手筆,除了五顏六色的美術字,更多的是漫畫——“文革”之中與“文革”結束,漫畫都大行其道,只不過內容完全相反:原本將人打倒并漫畫者,此時此刻,“請君入甕”。

      郭海博至今念念不忘的是江蘇籍的張國明老師,畢業于武安師范,比學生大不了幾歲,站在學生群里,師生一時竟難以辨識,卻是能寫能畫,多才多藝。無論是粉筆還是毛筆在他手里,很快就有了立體的焦點,厚重的色塊、靈動的線條。老師的機靈還體現在頭腦敏捷上。20世紀70年代,涉縣固窮,山多地少,放眼一片貧瘠。當地有一句順口溜“三天不吃糠,肚里沒主張”。為了能填飽肚子,百姓常常把玉米、高粱、糠摻和到一起,做糠窩頭吃;秋天則把粗糠與軟柿子摻和到一起,曬干烤熟后磨成甜炒面拌著吃。

      如此背景,學校伙食又能好到哪里去呢?餓肚子是最深刻的記憶,找東西吃是恒常的盤算。張老師靈機一動,想到了倉廩實的鄉鎮糧站,帶學生過去跟他們寒暄,答應給他們寫標語,出板報。政治宣傳送上門來,糧站何樂而不為呢,每次干完活后,他們都會用麻糖來招待師生們。麻糖就是現在大街小巷飲食店里常見的油條。也就是那里畫畫蹭吃油條的兩三年,奠定乃至大大夯實了郭海博的繪畫基礎。

      高中畢業迎頭趕赴高考,那一年分數剛夠上師范,恰好枯木逢春的父親調去省城華北物資站當顧問,政策規定膝下可帶去兩個兒女。大城市好啊!他選擇與弟弟伴隨父親一道去了石家莊。郭海博進去了房管局的建筑工地,和灰,壘墻,挖地槽……即便在呆板沉重的體力勞動中,他也沒有放棄對藝術的孜孜以求。猶記得幾年前的秋冬之交,他隨父親遷徙,途經北京,去人民英雄紀念碑參觀時,第一次領略了在石頭上的雕刻——此之謂,浮雕。這會兒,在石家莊居住,他有更多的時間接觸與尋覓散落在公園、廣場的各種雕塑,這些雕塑算不上精細,可那富于質感的造型,一下子點燃了心中的藝術火焰。最初是在解放路商場買來一個維納斯石膏像,與弟弟一道上下打量,覺得不難啊。隨即到井陘山里挖了兩大書包紅膠泥背回,再備了幾把扁鏟、刻刀等簡單的泥塑工具,便嘗試著拿捏起來。花了半天多的時間就完成了一件看起來粗糙幼稚、純屬仿造的泥塑維納斯。興奮感因此油然而生,泥塑顯然沒有想象的那樣神秘、那樣繁難。從此,兄弟二人便一發不可收地沉浸在泥塑藝術的創作中。身為哥哥的郭海博更是幾近癡迷。在家,拉著母親坐著窗前當模特;在單位,請求工友站立在明亮處塑像。1983年上了電大,一群同學都甘當郭海博的泥塑對象。泥塑作品入展、獲獎,凡此種種,對一顆酷愛藝術也不乏虛榮的青春之心,不啻是一種頻率頗高的正向刺激。

      桑科草原牧馬人

      然而,好景不長,兄弟倆發現,辛辛苦苦搞的泥塑不是掉了胳膊,就是斷了腿兒,極易破碎,不易保存。自此,一個問號升起來了:什么才是泥巴最好的雕塑替代品?

      一本圖冊一本圖冊翻過來,一條街一條街走過去,一個念頭躍然而出:為什么不把泥塑轉到金屬雕塑上來呢?最先映入腦海的是金光燦燦的銅雕!多么富貴,多么雍容!到廠里供應科一打聽,銅不僅昂貴,且是計劃供應,一時無計可施。某一日,弟弟在廠里用一塊舊鐵板隨意剪出了一個魯迅的頭像側影,哥哥郭海博見了,立刻受到觸動——為何沒有想到鐵板呢?從小在廠區、車間廝混過來,見得最多的就是各種厚薄、各種長短的鋼鐵板材。經琢磨,他倆覺得鐵板有兩個好:一是價廉、唾手可得;二是有一定的延展性,可以敲打。

      金屬雕塑,自此正式進入兄弟倆的視野。

      秋韻(合作)

      三

      那是八九十年代之交,鐵板雖列金屬價格之低位,畢竟不似山邊挖泥,也要掏錢,況且還要添置一應工具呢。為兄者與妻子商量,咱一不玩牌,二不嗜酒,也就這么一個愛好,是不是……同一個廠區長大、連姓氏亦同的郭榮,對丈夫的苦苦追求打心里嘉許,當即拿出家中的積蓄1000元以示支持——80年代末,1000元不是一個小數目!“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了啟動資金便去五金商店購置電剪、臺鉗、砂輪、氧氣焊和二氧化碳焊機等一應工具,還有場地呢?二人打起了自家的主意,做通老母親的工作,把老人一輩子舍不得丟棄的雜物統統處理掉,騰出樓下約六平方米的儲藏間改為作坊。雖是低矮局促,卻誰也沒有預料到,若干年后,此方寸之地會是一個遐邇聞名的藝術品種呱呱墜地的產房。

      郭海博兄弟倆用的第一張鐵板,來自武鋼,那是從石崗大街儲運公司鋼材市場淘來的,費資67元。不過這是上手的第一張白紙,好畫最新最美的構想。郭海博至今憶起,猶念念不忘的是:“那張鐵板用完以后,再也沒有遇到比那張更好的鐵板了。那張鐵板表面的氧化皮黑藍黑藍的,色彩一致且平整細膩。用榔頭敲上去,柔潤清脆,延展性極好。最難能可貴的是,鐵板放在潮濕的墻角處,幾個月都不會生銹。只可惜,武鋼后來不再生產這種規格的熱軋板了。”

      老井(合作)

      此時的郭海博已調入一份名曰《老人世界》的雜志搞發行,弟弟則在一家飛機廠當工人,兩人八小時之內上班,八小時之外——包括夜晚及周末、假期都一頭扎在作坊里。雖有門窗,但為減低鐵錘敲擊鐵板的噪音擾攘鄰里,兩人用大小不一的厚厚的棉簾加封了所有孔穴,同時也把光線、空氣和常人的幸福感隔絕在了門外。空調尚算奢侈品的年代,一架簡易電風扇便是最好的降溫神器。三十七八度的盛夏,兄弟倆光著膀子,著一條短褲頭,不一會兒就汗如水流,手中的鐵板一抓一個濕白印子,那是汗水里的鹽漬!冬天不能生火,屋里又陰又冷,即便在滴水成冰的數九天也得扛著,蓋因工作間有易燃易爆品。天長日久,過往的鄰里及路人都奇了:這老大不小的兩兄弟,看起來不笨啊,不去打牌,不去玩球,不去掙錢……每天關在小黑屋里噼里啪啦敲鐵皮,這是跟哪一門子過不去呢?!

      是啊,起始是一塊一塊鐵板買回來,再后來是一包一包鐵板拖回來。當初,對鐵板材質以及生產廠家都不太了解,一次次交學費那是必經的路徑。一次,買了某廠生產的十幾張鐵板,用時才發現,此種鐵板甚是酥脆,浮雕尚未成形,龜裂就一層層放大。還有一次,誤買了某鄉鎮企業加工生產的回爐貨——原材料用的都是收購的廢鐵,鐵板一副冷硬面孔,錘斧加之無效。貨既出門,概不退換,最終的出路,便是悉數重回廢品收購店。如此,不僅耗時耗力,還耽誤了時間。我問:近30年來,大概耗費了多少張鐵板?郭答:不能用張,要用噸來計算。“觀千劍而后識器”,對鐵板的性能他如今可說是了如指掌,兩邊端著先掰兩下,再仔細瞅瞅鐵板的氧化皮,便知鐵板的前世今生——硬度、成色與好壞。

      不掙錢,不出名(那時確實沒工夫想是否能搞出什么名堂),就是喜歡。喜歡啊,喜歡才是人生之樂趣,人生之價值,人生之驕傲!

      如同學習繪畫之時,拿手的是人物畫,鐵板浮雕搞得多的也是人物,那也是從人物的一個細部一個細部砸起——采訪始終,郭海博說得較多的是一個“砸”字,聽起來不像搞藝術,像干體力活兒。過后一想,可不是嘛,在鐵板上搞神情畢肖的浮雕,不是“砸”又能是什么呢?最先選中砸鼻子。鼻子是面部的最高處,杜甫在《哀王孫》中有句:“高帝子孫盡隆準,王種自與常人殊。”——大詩人杜甫啊,您老也信面相?不過,鼻子高確實好看,人見精神。隆準亦即鼻子高挺,高帝劉邦就有一個別稱:隆準公。問題來了,乒乒乓乓,鼻子敲好了,挺拔了;轉而砸其他部位,鼻子卻瞬間塌下去了。回過神來欲把鼻子再砸高,即使萬般小心,鼻子不但不再拔起,反而頹然隱裂!裂在尚未成形的大娘大爺臉上,痛在鐵板浮雕師的心頭!

      特糾結不是?左右盤桓,里外琢磨,一把榔頭都攥出了水,終于總結出,不能先圖好看,不能從鼻子砸起,一張鐵板是一個整體布局,要從最遠的結構砸起。外圍敷設好了,一步步向中心靠近,合圍,有點兒像打殲滅戰。那時砸了一個“太行風情系列”,千山萬壑,麥菽果蔬,狗吠雞鳴,鄉賢村媼……每一個細節,既要有審美考慮,又要有操作衡量。譬如太行一帶山居,或庭院,或籬笆,多石頭壘墻。原本在繪本上一塊塊極富質感的石頭,何以到了鐵板上就變得浮如紙盒,呆板如斯,虛假如斯?百般嘗試,終于覓得一途:在榔頭上先施之氬弧焊燒灼,燒焊得滿目丑陋的疙瘩,再施之榔頭輕重不一的敲砸。直到砸得面目全非,端去拋磨,擦拭之后再看,居然面目一新:粗糲、厚重、質感,乃至與鄉野山村合一的原始生命力,都有了,不由欣喜若狂。“玉有美質,在于石間,不值良工琢磨,與瓦礫不別。”(唐吳兢)一塊冷硬的鐵板,因了藝術家的悉心“琢磨”,才能神采煥然,迥異前身。

      轉經老人

      四

      鐵板浮雕的素材一般取自兄弟二人的采風寫生,名氣漸顯之后,也有遠近的畫家遞上國畫,尋求合作。畫家的每一幅特色作品,都凝聚了自己多年的藝術積累與磨礪,郭海博也有一些浮雕來自畫家朋友的潛心佳構,譬如《過了臘八就是年》《得財圖》等,他覺得這些帶著年俗氣息的畫作,用燙彩蠟染來表現,格外豐饒與綿厚。他琢磨著把鐵板燒燙,就用手敷設彩蠟,一點一點地蹭,一點一點地推,一點一點地抹,有點兒像畫家在宣紙上皴——皴法有錘頭皴、披麻皴、亂麻皴、芝麻皴、大斧劈皴、小斧劈皴……鐵板浮雕的蹭、推、抹,也分輕重虛實,手掌之妙,存乎一心。總結下來,除了肉感與質感相通的手掌及五指,借助布、紗、刷等任一替代材料都是枉然。《奶奶的故事》是一個約莫六七歲的男童,穿著背心、短褲和涼鞋,手抱一只布老虎坐在墻根下,男童繃直的嘴唇,欲哭的雙眼,帶著孩提特有的感傷與回憶——奶奶不在了,奶奶親手縫制的布老虎還在。我倆流暢的交談,在這幅作品面前有一個停頓——畫面之外悠遠的空間和純凈的情感,同時攫住了兩個男人的心。鐵板浮雕結合燙彩蠟染工藝,令原本生冷的材質,綻放出柔婉與明麗,色彩張揚的背后,仍然是厚重的金屬品質。

      除了燙彩蠟染,彩銅浮雕(銅板浮雕燒色藝術)也是一個亮點。

      可以把彩銅浮雕看成是鐵板浮雕的一個延伸,延伸的既是材質,也是材質基礎之上的變幻的色彩。在城市化過程中,銅浮雕似乎很常見,這是一種歷史悠久的工藝,紅銅浮雕、黃銅浮雕和鍛銅(又叫鏨銅或敲銅)浮雕做工精細,風格古樸,立體感強,大者可以矗立街頭,小者可為案頭把玩。銅板比鐵板的價格昂貴許多,并非鐵板浮雕郭氏兄弟的經常性選擇,然而偶一為之,卻得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效果,以至于如今他們只要一把氣焊機,就能在一塊冷冰冰的銅板上,灼燒出赤橙黃綠青藍紫……

      桑科草原牧馬人(局部)

      這個意外的“故事”起始自十多年前,他們接了一單小銅板的活兒。以往做的銅板浮雕,完工之后都得請人做舊,做舊滿足的是人們的懷舊或審美趣味,舉凡紙、玉、木器、瓷器、銅器等皆可做舊。做舊也是一門技術活兒,銅板做舊有秘方,致力于做浮雕的郭海博未能窺其堂奧,每次干完一件活兒,都是交給“專業人士”去打理。這會有一些余暇,也有一絲兒不滿——為何做舊非得假手他人?便在化工商店買了藥水自己嘗試做舊,不小心把銅板浮雕做花了,黑漆麻烏的挺不入眼,打開氣焊機過火灼燒,過火的瞬間,宛如七色彩虹從天而落,轉瞬之間又飄然遠引。驚嘆之余,不由跌足叫道,這么美麗的色彩為什么留不下來啊?!

      這一琢磨就是一年!

      “余情悅其淑美兮,心振蕩而不怡。無良媒以接歡兮,托微波而通辭。”(曹植《洛神賦》)洛神名為宓妃,她是中國神話里伏羲氏(宓羲)的女兒,因迷戀洛河兩岸的美麗景色,降臨人間,來到洛河岸邊,落水溺死,轉而成為洛水之神,故稱洛神。郭海博對浮雕的迷戀,堪比洛神對洛河的流連,亦可比作詩人曹植對洛神的傾心……淺黃、粉清、紫紅、銀白、純金、翠綠……當大火掠過,原本稍縱即逝的繽紛之色,他歷經百余次實驗終于留住,那種澎湃內心的喜悅呼嘯而出,瞬時有一種面對高山大川喊叫的沖動。

      我克制了打探他“秘方”的欲望,因他淡淡說了一句:“這么多年了,還沒有第二個人搞出來這個……”

      前面說過,郭氏兄弟堪稱河北鐵板浮雕的開創者(或許其他地方也有,那么他倆就是開創者之一),此前并無師承。故而一路行來,困難迭出,問題常顯,只有邊糾錯邊發現邊前行。譬如在補焊被敲漏的作品時發現,鐵板隨著溫度的升高,會出現藍紫色。他們就把這一發現移植到作品中進行色彩點綴,將作品中的主體部分,諸如蔬菜瓜果和花鳥蟲魚等,進行局部燒色,借以彌補鐵板浮雕色彩單一所帶來的缺憾。又如,在作品燒色過程中發現,當氣焊藍火停留在某個地方時,鐵板上會自然呈現出具有瞳孔般效果的圓形斑點。他們會立即將這一發現運用到動物的眼睛上,使得動物的眼睛看上去很鮮活,給人一種通靈有神的感覺。

      在鐵板浮雕的研究與探索上,兩弟兄可說是取長補短,配合默契。可人各有追求,審美觀亦不免分歧,在作品的題材、構圖及表現形式上,一旦產生了不同的想法,爭執頓起,如果誰也說服不了誰,就雙方后退一步,按照各自的理解分別在鐵板上“各抒己見”,之后,心平氣和地在已成之作上經過反復比對,勝出的便是最佳方案。

      或問,僅僅是業余愛好,能堅持這么久嗎?

      郭海博答曰:從一開始就是興趣愛好,到以后很久,都沒有考慮投入與產出的平衡。快三十年了,在鐵板浮雕的探索與創作過程中,投入的精力和時間,不可估量,可以估價的是累計投入了一百四五十萬元,另有房租水電等,也是百萬元之多。長此以往,工薪小本之家,自難擔當。事業的拐點定格在1997年,那一年,有個畫家朋友串門見到鐵板浮雕,覺得非常不錯,感到很震驚,建議參展。兄弟倆一開始一臉茫然,后來接受了朋友的建議,抱著試試看的心情,到省美協去咨詢。美協的負責人告訴他倆:7月份有一個“迎香港回歸河北美術作品精品展”,你們可以報名參展。于是,兩人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專門為這次展覽創作了一幅《關天培》的作品。這幅作品,不但入選了,還得到了組委會的好評。這是他倆第一次將自己的作品公布于世。此次參展雖不評獎,但不出家門,就得到了觀眾和藝術家們的一致認可,令人興奮,很是知足。亦從那時起,在鐵板浮雕的探索與創作方面,兩人有了自己的方向和目標。

      格桑花開的時候

      1998年夏秋之交,兄弟倆去北京參觀了兩個展會,一個是北京展覽館的“首屆中國國際民間藝術博覽會”,另一個是北京中國國際展覽中心的“中國藝術博覽會”。北京雖然來過多次,可此次攜帶作品而來,意義又有不同,幾分忐忑,幾分郁勃。切磋觀摩的同時,也得以搭建人脈,得人賞識。如今20年過去了,郭海博談起當年在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組聯部任職的楊吉星老師,猶自感激不已。郭海博是這樣表述的:“那次進京,可謂受益匪淺,尤其是楊吉星老師,他對我們來說,用吉星高照來形容一點兒也不夸張,因為從那以后,我們的命運由他而改變。”楊老師喜歡他倆的作品,次年即邀請他倆參加在江蘇省無錫市舉辦的“第四屆中國民間藝術節”。此藝術節,乃由中國文聯下屬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等單位主辦,其中“民間手工絕活”展為新增內容,為前三屆民間藝術節所不曾有。兄弟倆的絕活表演,可以說是最受歡迎的節目之一,觀者如堵,當鐵板浮雕通過手工錘鍛一一展列,眾皆驚嘆,無不挑指稱贊。

      藝術節的第四天,有一位著裝時尚的中年女子,佇立在鐵板浮雕面前,良久發問:“這些鐵板浮雕賣不賣,什么價格肯賣?”接著她遞給郭海博一張名片。由名片得知,這位女士從臺灣過來,旅游業的一個老總。略一猶豫,郭海博告訴她:“我們是來進行絕活表演的,作品能不能賣,我們得請示組委會。”當即給楊吉星老師打了個電話,楊老師在電話里高興地表示,有人買是好事,況且這是藝術節的最后一天,清場前可以賣掉。放下電話后,郭海博又轉身小聲詢問身邊一位表演木雕絕活的王老師,該如何定價?木雕師壓低嗓音傳授經驗:“你可根據作品的大小和制作的難易程度來定價,小的就要五六百,大一點的可要一兩千。”郭海博如實告訴這位臺灣女老總后,她完全沒有討價還價的意思,笑道:“你們的鐵板浮雕都是純手工做的,我覺得價格也合適。”當場掏出5600元,把郭家帶來的那幾件小作品一攬子全買走了。5600元在當時也是一個不小的數字,況且,對郭氏兄弟來說,此乃是他倆搞鐵板浮雕藝術以來,所得到的第一次貨幣回報啊!哥倆著實激動了一番,此前想都不敢想,手工敲打的鐵板浮雕還能賣錢!手里有了錢,腹中壯了膽,決定一旦藝術節結束,先不回石家莊,奔上海,下杭州,轉道蘇州……開開眼界。亦即從那一年開始,鐵板浮雕不僅是精神耕耘,也有了物質收獲。

      奶奶的故事

      五

      自此,鐵板浮雕藝術進入發展的快車道。2013年6月,“郭氏鐵板浮雕”被列入河北省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名錄。同年8月,作品《酥油茶飄香的地方》被評選為“中央電視臺雕塑大獎賽”入圍作品。2014年8月,作品《祈福》入圍首屆南通國際當代工藝美術雙年展。2014年10月,作品《祈福》在京津冀民間藝術精品大賽中榮獲金獎。2014年10月,作品《雪山腳下兄弟情》在第三屆河北省特色文化產品博覽會工藝美術精品大賽上榮獲金獎。2014年12月,郭海博被認定為河北省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郭氏鐵板浮雕藝術”的傳承人。

      新華社、路透社……海內外各路媒體紛至沓來,揄揚甚多。僅中央電視臺,就有2套、3套、4套、7套、9套、10套等頻道,先后邀其出鏡。郭海博愿意在大眾媒體上亮相,一是想讓更多人得知鐵板浮雕這門藝術;二是通過電視臺的一些教學活動,有利傳播。問及他的傳播路徑,以何為佳?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大學。他告訴我,鐵板浮雕與北方較為多見的剪紙等藝術不一樣,一是難以較快形成效益;二是材質堅硬,噪音大;三是累;四是需要扎實的美術繪畫基礎。他特別強調通過大學美術一途進入,可達事半功倍之效,當然前提還有二:一是天生的興趣;二是執著的精神。他女兒郭墨涵是鐵板浮雕的傳承人的傳承人。弟弟與其分開,另起爐灶,也在做此項目,可是這還遠遠不夠,年歲日增,郭海博顯然有一種緊迫感。

      他給我出示的十幾頁材料,涵蓋了鐵板浮雕(包括彩銅浮雕)的藝術特點,制作鐵板浮雕所使用的工具、設備、材料以及鐵板浮雕的技法與工藝流程,堪稱工無巨細,靡有不彰,藝藏肯綮,一一詳備。

      三個小時的采訪之后,握別出來,天幕上滿是初夏的星斗。“林深則鳥棲,水廣則魚游。”郭海博內心的企盼,一直在我心頭盤桓,愿有更多的后生晚輩踵接前賢,遂成此文,以迎來者。

      (責編:李京春)

      一冊《作品》在手,閱讀2019我們是新銳作家的出發地我們是實力作家的大本營我們是首屆中國最美期刊我們不自大視辦刊為服務我們不保守視互聯網為機遇我們不迷失堅守好作品主義我們有創意手稿民刊檔案90后推90后評刊團稿酬打賞我們還有12萬微信粉絲260名專業評刊員回顧2018我們有堪稱豪華的作者陣容

      小說家:殘雪張煒葉兆言尤鳳偉虹影趙德發石舒清肖克凡鬼子朱大可魯敏付秀瑩鮑十胡學文凡一平張楚徐則臣李浩石一楓弋舟王秀梅楊映川王族馬笑泉陳倉文清麗陳啟文沈念張銳強……學者:楊無銳宗城蘭川蔣述卓白駒王彬馬鵬波張林杰商昌寶賀穎葉君李德南……詩人:王小妮歐陽江河于堅周倫佑王家新翟永明楊煉孫文波韓東李亞偉陳東東臧棣陳先發張執浩張清華伊沙王寅潘維李元勝車前子田原谷禾敬文東……

      2019等您掃碼訂閱全年:180元

    來源: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及時刪除。本文由消防知識網轉載編輯,歡迎分享本文!
    亚洲色最大色综合网站